blog

书籍博客为什么我选择非洲出版商而不是西方出版商

<p>近年来,非洲作家在世界舞台上获得了突出地位;一些人赢得了有声望的奖项,而另一些人签署了有利可图的书籍交易,并出售给多个市场</p><p>然而,非洲人在生产所有权方面并不突出,几乎到了不可见的地步</p><p>非洲写作的守门人仍然扎根于西方 - 非洲出版商通常必须购买而不是出售书籍的权利,甚至是那些作为非洲故事向世界其他地方销售的书籍</p><p>这就是为什么Cassava Republic Press(一家出版公司在尼日利亚开业)的到来,现在在英国开设办事处,这标志着一个长期的变革</p><p>我很幸运能成为木薯共和国出版社的作者,而我的第二部小说的推出恰好与其伦敦办事处的开幕同时发生</p><p>我已经授予木薯世界版权,希望他们能将这些权利出售给其他市场</p><p>有些人对我与非洲出版商合作的决定持怀疑态度,特别是考虑到我住在美国并且能够接触到美国和欧洲的特工</p><p>他们问:我的决定是否具有经济意义</p><p>非洲出版商会和西方出版商一样吗</p><p>在这些礼貌的询问背后,我感到真正的问题是,非洲出版商是否可以像欧洲或美国一样出色</p><p>假设西方比非洲做得更好</p><p>我的回答是:当然,它们可以同样好或者同样坏</p><p>它们可能更好甚至更糟</p><p>然而对我来说,经验胜过任何风险</p><p>我的第一本书是由一家英国出版社出版的,该出版社随后将尼日利亚的权利卖给了木薯,后者证明了自己是我工作的精明和勤奋的监护人</p><p>此外,不受所谓的“非洲文学”的一些刻板印象的影响,他们能够创造性地思考,并提供从书籍夹克到营销策略等各方面的新思路</p><p>我的两本书的封面都避开了西方非洲作家文学出版商(思考日落,裸露的躯干,棕榈树)常常依赖的懒惰视觉比喻</p><p>相反,它们经过精心设计,旨在捕捉书籍的真正本质</p><p>同样,当我的第二本书(一本中篇小说)出现时,我的出版商并没有回避目前欧洲和美国竞争对手认为是“尴尬的销售和营销主张”的类型,而是将其视为积极的东西</p><p>正是由于这种灵活性和创造力,非洲出版商如木薯对读者和作家都非常有价值</p><p>它们有助于对抗越来越多的衍生产品行业的离心趋势(下一个哈利波特,下一个五十度灰)</p><p>他们本能的“交叉”世界主义使他们能够提供比以前想象的更广泛和更丰富的读者群</p><p>我的书本月推出,还有另外两本文学作品,我们所有的故事都超出了非洲文学叙事的陈词滥调</p><p>第一部,由Elnathan John于周二出生,是一个成年人的故事,集中在尼日利亚北部当代动荡的年轻语言中</p><p>第二部分是Leye Adenle的Easy Motion Tourist,是一部快节奏的犯罪小说,在拉各斯的大都市中扮演着强大的女主人公</p><p>第三个,就像骡子给太阳带冰淇淋的是我:在旧金山,它跟随着华丽的Morayo博士,他在老年的边缘跳舞,直到突然的摔倒使她所有的确定性崩溃</p><p> Cassava Republic Press在英国的到来是出版史上的一个重要时刻</p><p>我很自豪能够依靠非洲的开拓性出版商之一为我们带来新的名字和新故事,

查看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