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研究告诉我们,公共住房禁止有毒品记录的人可能弊大于利

<p>新南威尔士州政府计划禁止有毒品犯罪史的人住在悉尼市中心部分地区的社会住房中</p><p>提供环境以帮助那些试图最大限度减少吸毒并远离毒品市场的人的愿望是可以理解的</p><p>现实情况是,没有证据表明这是政策将实现的目标</p><p>该政策涉及为期一年的审判,在过去五年中,任何被控或被判犯有毒品交易或制造罪的人都不得居住在Surry Hills,Glebe,Waterloo和Redfern的公共屋</p><p>该州社会住房部长Pru Goward告诉ABC广播电台,其目的是减少住在这些屋村的吸毒者的诱惑</p><p>一旦一个人因毒品罪被释放出狱,那么前五年对于使他们远离犯罪至关重要</p><p>让我们从部长的第一个主张开始,该政策的目的是帮助人们在吸毒方面遇到问题</p><p>研究告诉我们,减少毒品使用危害的最有效方法涉及以下环境:这种明确且高效的方法的基础是这一基本原则:减少毒品使用危害的方法是帮助而不是惩罚人们谁在吸毒方面遇到问题</p><p>然而,在澳大利亚,只有不到一半适合和寻求治疗的人实际接受治疗</p><p>这是改善药物问题患者预后的最重要障碍</p><p>它必须是政策和资金的首要任务</p><p>像新南威尔士州采用的政策可能会破坏这种以证据为基础的方法</p><p>在我的研究中,我了解到销售毒品的人通常也会使用它们</p><p>我已经看到,如果出于绝望而不是出于贪婪或恶意,在市中心地区销售毒品的可能性更大</p><p>就像我们需要帮助那些吸毒导致他们陷入绝望行为的人一样,我们需要帮助那些以前有过毒品定罪的人找到稳定的生活安排和合法的收入来源</p><p>正如财富协会会长兼首席执行官JoAnne Page告诉人权观察:你想要的是一个让住房项目安全的方法</p><p>基于真实安全的一些限制在全世界都是有意义的,但是你希望这些限制是合理的,并且你希望人们能够重新获得回报</p><p>稳定的住房被载入人权法作为一项基本原则</p><p>人的生存和尊严</p><p>这意味着政府仍然有义务容纳其力量迁出市中心的人民</p><p>受政策影响的人已经为他们的时间服务</p><p>禁止他们从市中心的公共住房中发出错误的信息,进一步惩罚和边缘化已经以适当方式处理过的人;那是通过刑事司法系统</p><p>该政策还给人的印象是,以前的毒品定罪的人不够好,不能被安置在我们内城的时尚郊区,但他们可以被安置在其他地方</p><p>帮助将罪犯重新融入社区的社区团体和组织已经对该政策的歧视性影响提出了有效的担忧</p><p>他们警告称,这将对澳大利亚土着居民产生不成比例的影响,他们占受影响地区释放监狱的人口的25%左右</p><p>虽然该政策可能不针对土着人民,但其结果可能包括对其家庭和社区的重大破坏</p><p>在刑事司法系统进行干预后,人们需要有机会重建</p><p>他们最不需要的是必须对社交网络和家庭所附带的支持系统以及他们提供的彼此照顾的社区进行持续,持续和破坏性的变更</p><p>它不像我们没有,之前已经看过这样的政策了</p><p>新南威尔士州的方法模仿了美国毒品政策的各个方面,该政策试图拒绝向有毒品定罪的人提供一系列服务,包括福利和获得公共住房</p><p>至关重要的是,来自美国和其他地方的证据表明,

查看所有